新闻
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重点关注 > 王健林董事长接受媒体专访解读三中全会公报

王健林董事长接受媒体专访解读三中全会公报

发布时间:2013-11-14  作者:凤凰网

编者按:

王健林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公告传达出的改革方案持乐观态度,最让他惊喜的是本届全会强调了市场的作用,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由原来的基础性作用,变为决定性作用。这一转变,将直接利好他所在的房地产行业。

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11月12日正式闭幕,并公布了《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以下简称公报),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接受凤凰财经专访时表示,公报没有再提地产调控就是一个进步, 说明未来会加强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弱化调控,政府抓保障,市场做商品房。

王健林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公告传达出的改革方案持乐观态度,最让他惊喜的是本届全会强调了市场的作用,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由原来的基础性作用,变为决定性作用。这一转变,将直接利好他所在的房地产行业。

王健林表示:过去的文件当中,每一次都要提宏观,都要提房地产调控,把调控变为解决房产市场问题的一个主要做法,这是极其错误的。这一次,涉及房地产上面,公报除了提出加快注重保障房建设以外,没有提到更多的房地产调控,这就是进步这意味着会议上已经传达出一个信息:政府抓保障房,市场做商品房。

不光要看提了什么,没有提什么也能传达有效的信息。熟悉中国政治语境的王健林有他独特的视角。

作为亚洲最大的不动产商,王健林非常关注土地改革的相关政策。对于公报提出的,以赋予农民更多的财产权利为核心的土地政策,以及由此带来的对房地产行业的影响,他解读:

1、如果真的推动土地改革,可能会造成土地价格短期内较大幅度的上升。因为农民将从拆迁中获得更大的补偿,农民预期的提高也将推高拆迁难度和成本。

2、中国目前房地产市场,除了北上广深杭州南京等十个八个城市外,房子已经非常难卖,两年后已经无需调控,消化存量土地就需要时间,土地财政的路子已经走不下去了,需要改革。

3、农民收入的增加,加上卖地少了,进入市场的土地的减少,地价会传导到房价,短期内带动房价的上涨。关键要看政府的保障房怎么安排,如果保障房也少,可能就是房价的更快速的上涨。

4、中国房地产市场有泡沫,但还没有到马上要破裂的程度,相信这一届中央有智慧平衡这个问题,但减少卖地已经成为必然趋势,不然子孙后代的事就很难办

除此之外,王健林认为,将民营经济提高到和公有经济对等的地位,都作为经济基础,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民营企业将迎来另一个春天。中央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也让他寄予厚望,有可能打破现有利益格局。

唯一的失望,在于国企改革:这一次比较遗憾的是在现有的国有企业改革方面没有提出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大家以为这次国有企业一定会动刀, 这一点是大家比较失望的。(文/ 权静) 

以下为访谈实录:

对公报持乐观态度强化市场决定性作用

凤凰财经:王董事长, 对这一次的改革决议您总得来说是乐观、中性还是偏失望的一个态度呢?

王健林:乐观,总体公报虽然比较原则,但是从一些解读上来看符合之前大家的预期,很多相当地方有一些新意,因此对整个预期是乐观的。。

凤凰财经:您觉得哪些地方是超出了您的预期,甚至是有惊喜的地方?

王健林:两个方面,一个就是关于市场作用,过去的市场我们的提法都是基础性作用,或者叫重要作用,这次提出了市场在经济地位当中,经济生活当中,资源配置当中的决定性作用,这个是一个新的提法。决定性作用那就是主要作用,那今后肯定是以市场为主,政府要为辅,宏观调控可能要逐渐的弱化、退出。

第二个方面是关于对民营经济的提法,过去民营经济虽然有两个毫不动摇,但是毫不动摇还有前提,公有制要为主体。这次讲的是公有制和非公有制都得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国家经济的重要经济基础,我觉得这两个是放在一个平等地位上来提的,这是创新。还有一些其他的,比方说成立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等等这些,我觉得都是非常好的。

利好房地产不提调控就是进步

凤凰财经:如果说有些地方存在遗憾的话,遗憾点会有哪些?

王健林:可能略有点遗憾就是公报过于宏观。

凤凰财经:这次我听到很多解读的声音说,说地产领域其实没有太实质性的改革,比如说此前传闻的跟中长期的制度建设相关的,比如房产税,比如说市场化改革机制,多层次的供应体系等等,好像都没有提及一些实质性的内容,您怎么看?

王健林:我觉得应该这么看,这一次是一个全会的公报,不是全会的一个完整性的文件,公报只是讲宏观的概要的东西,我想接下来会陆续会发布一些具体的措施,可能在过一段时间以后,在明年两会之前,因为明年两会还有一些人事调整,因此我相信在明年两会之前,一定会陆陆续续出一些具体的细则,因此大家不要急,在这四天的会议期间,主要是统一思想,统一中央高层领导的思想,统一从大家对改革,需要继续深化改革的认识,所以我相信,具体的细则这次会议上不可能出现。

凤凰财经:那你觉得对房地产领域的影响来说的话,会是什么样的?

王健林:我觉得影响是利好的,首先讲,市场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如果市场起决定作用,今后就是要叫市场为导向。那么这一次,我们觉得从这次公报当中,涉及房地产上面,除了提出加快注重保障房建设以外,没有提到更多的房地产调控,这就是进步,过去的文件当中,每一次都要提宏观,都要提的房地产调控,把调控变为解决房产市场问题的一个主要做法,这是极其错误的。所以这样加强市场在决定性作用的话,调控相对就会弱化,那可能将来就是像我们中央政治局具体学习住房保障会议上那次传到出来的信息,就是保障的由政府来抓,市场有市场自己去发展,我觉得对房地产这是利好的。

凤凰财经:所以我们不光要看提了什么,其实没有提什么也能传达有效的信息,没提调控就是进步。

王健林:对,这是对的,而且其实我相信,对对房地产的主要思路,如果认真学习的话,在上月的中央政治局具体学习住房制度建设那个会议上其实已经传达了一个信息,就是政府抓保障,市场做商品房。

土地改革农民增收将推动地价房价上涨

凤凰财经:那也作为亚洲最大的不动产商了,您肯定是非常关注土地改革的相关政策,对土地的问题,这次您怎么看?

王健林: 这次如果土地真的推动改革,可能还会造成土地价格的短期内的比较大幅度的上升,因为这次提出来的是要城乡统一土地市场建设,统一土地市场制度,这样城乡统一,为什么叫城乡统一?城市土地过去是拆迁,要获得很大的补偿,农村的拆迁,农民就没有享受到价格的,没有享受过多的利益。这次提出保障农民利益,可能将来农用地,比如说不能完全像国有土地一样,完全的流转,但是比如说下次的农用地征地的时候,有可能提高对农民的补偿的内容。

或者是农民在交易当中,获得利润当中,比方说一定的分成,整理土地成本是多少,如果上市交易了,超出土地成本这一部分,农民是不是要分享呢?如果这样带来的话,可能我相信在短期里土地价格可能会有所上升。

凤凰财经:具体的提法,我们知道,看到的叫做赋予农民更多的财产权利。

王健林:我觉得这个是,应该推动,我觉得应该是比较长时间的过程,土地制度的改革是极其重要的改革,共产党就是推动土地制度改革先于国民党,所以获得了广大农民支持,夺取政权,这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或者反过来说,国民党失去政权,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没有推动土地制度改革,大资本家,大地主掌握土地,农民不满。 在改革开放这30年里,经济虽然获得很大的发展,但是在相当一定程度上来讲,实际上是过多的获取了农民的利益。

不能说压榨农民吧,至少过多的从农民身上拿到了更多的利益,使城市的发展,经济的发展,地方政府部门出让这种土地,获得利益当中来获得财政的收入,来支持发展。那么这个问题到了这个时候也到了解决的时候,那么这个解决,我相信绝不会是半年一年的问题,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即使这个制度,总体的目标最终实现农村土地和城市土地同等利益的话也需要一个过程,也需要分几步走。可能一开始先让农民获得更多的收入,或者再退一步,农用土地可以,比如说至少可以在宅基地这个方面,可以去抵押。

或者甚至再进一步,农用的土地可以上市场流转,建立一个比方城市国有土地一个的市场,再建立一个农民土地流转市场,可以去流转,可以去转让等等,然后最终才会走到同地同价同权这么一个程度,那是相当长的一个过程。

凤凰财经:会是多长? 主持人: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王健林:也许,也许那么长时间,不会像大家说马上农民土地跟国有土地一样了,马上农民土地就可以大幅度的一个增值了。如果这样的话,带来一个问题我们耕地的保护,中国一个最大问题。

凤凰财经:主持人:但您刚才有个短期判断,是说短期之内可能会带来地价传导房价大幅上涨。

王健林:这是肯定的,无论怎么样改革,总需要原则,农民增加收入。

凤凰财经:所以地价就会上来。

王健林:对,肯定的,增加收入,那就意味着土地价格,肯定拆迁的成本要增加。而且这一次会议开过以后农民的预期也也提高了,再拆迁起来可能是不是也不像以前那么顺利了,可能农民很多地方是不是也会,不能说待价而沽,起码他预期收入在增加,那这个时候,我相信补偿的条件,地价的价格,我相信今后都是有上升的过程。

凤凰财经:在短期之内不会有大规模的土地进入市场吗?

王健林:这个不会的,这个不会的,为什么呢?现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不是像外边想象的,什么地方的土地都好卖,什么地方的房子都好卖,除了几个城市,特别是北上广深,还有比如说像杭州,这些城市房子可能相对供不应求以外。就像我已经讲过的那句话,两年之后已经无需调控,除了这五七六个城市还需要调控,大多数城市土地现在已经过量售卖,很多地方都已经是处于一个供不应求的状态,消化原来存量土地就需要时间了。现在很多城市的房地产卖的都非常困难,住房现在卖的非常困难,不再像以前,因为这个,现在土地财政就说这个路子可能真就是走不下去了,需要改革。

民营企业将迎来又一个春天

凤凰财经:您认为当前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公告拿出来的改革信号,是否可以改变传统以前国企和民企之间的力量对比?

王健林:那是绝对的,这一次提的两个平等,两个都是完全一样对等的,都是组成部分都是经济基础,那就意味着平等,既然平等,民营企业是夹缝中生长出来的企业,就是过去有一句话给点阳光就灿烂,只要给他平等的社会地位,民营经济一定会快过国有经济的发展,这一次三中全会我相信对中国的民营企业来讲应该又是一个春天。

凤凰财经:跟两次非公经济36条的促进作用相比呢?

王健林:应该比他大,那个36条一个不是中央层面是国务院层面,第二个那个最大的问题没有操作细则,这届没有细则,虽然没有细则,但是我相信细则会在其后,这是中央国务院大家组合在一起来搞,而且要成立一个领导小组,这个领导小组肯定下边要设一个办公室,一定会有一批人专门来搞这种改革,我相信至少在市场准入方面很多方面都会让民营企业进去。

改革没有对国企动刀比较失望

凤凰财经:对于存量的现有的国企的改革这一块。

王健林:这一次比较遗憾的是在现有的国有企业改革方面没有提出更有针对性的措施,这一点是大家比较失望的,大家以为这次国有企业一定会动刀,而且从最近国有企业的一些事件来看,例如中石油的腐败案来看,巨型国有企业而且形成垄断之后他带来的恶果是非常严重的,美国的著名经济学家弗雷格曼说过一句名言,扼杀一个行业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形成垄断。垄断应该是市场经济当中的天敌,应该是市场经济当中最大的肿瘤,所以市场经济要发展的好,最根本一条就要破除垄断,所以我是希望三中全会以后在既有的存量国有企业改革上也能有所动作。

凤凰财经:目前来看有所妥协吗?

王健林:很难说吧,所谓改革比较难的一点进入深水区就是利益集团,限制这一堆央企就是最大利益集团,他们可以左右决策,我们左右不了,民营企业你叫喊的声音大,在镜头前曝光多,不意味着你有影响力。

凤凰财经:即便民营,像您这样的领袖企业家,也觉得影响力没有央企那么大。

王健林:那是肯定的,毫无疑问的,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凤凰财经:可是从财富程度上从市场影响力这来看,你比他们大呀?

王健林:那是两回事,那个影响力是市场的影响力,对政策决策的制定影响力,那民营企业跟央企完全没法相比。

对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寄于厚望

凤凰财经:您对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听上去还是寄予厚望的。

王健林:那是肯定的。

凤凰财经:有多大力度呢?

王健林:至少因为中央设一个领导小组是非常神圣的, 总而言之大家对他是寄予厚望的,他是代表了中共中央这个层面来统领全局的,而这个领导小组既然成立了,他就一定得有政绩,他一定得有所作为,你不可能领导小组成立三年,什么制定没有政策,这是不可能的,这对海内外对党内外对全国人民的交代问题,所以领导小组成立一定是会有所作为,我们是对他充满希望的。有这么个机构,只有独立出来他才能革这些人的命,36条的毛病就是让各个部委自己制定改革细则,他自己没法革自己的命。

凤凰财经:可是这些人从哪来呢?

王健林:那看下一步具体操作,领导小组肯定还是中央领导兼任,具体执行层面的人可能从各部委甚至从企业从经济学家找一批人来,反正我对这个事情是十分寄予厚望。

地方事权财权匹配才会减少卖地

凤凰财经:其实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是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成立还是在财税中央和地方的分配上更加强调中央的作用,很多人评价说这次改革是比较集权的改革。

王健林:不对,集权他只是看到领导小组,其实不一定,我倒不认为这是集权改革,为什么,这一次中央特地提出来了要事权财权要做到匹配,这其实是一个明确事权财权的区域,这就是非常清晰的,现在中国的最大问题是中央地方的财权事权不匹配,地方干很多事,特别干费钱的事,教育、卫生、环保、交通,这都是花钱的事,开工资但是恰恰没有稳定的财权,事权大财权少,地方政府干什么,当然只有卖地了,如果财权事权能够匹配,相适应,那一定就是在税收的切分上有新的方案,比如说增量这一块给地方干事的人更多一些,只有这个财政体制改革了,事权财权匹配卖地才会少,这个如果不做到一致,只有一招去卖地,没办法。

凤凰财经:卖地少了你们不就吃亏吗?

王健林:卖地少了无非就是说如果真卖地少了,那可能就是看看将来这个保障房怎么安排,如果真卖地少了保障房也少,可能就是房价更增长的快,但我相信这一届中央有这个智慧来解决这个平衡问题,减少卖地这是必然趋势,不然再卖几十年可能子孙后代的事就很难办。

 

凤凰网报道链接:点击

分享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