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2013 > 【福布斯】王健林的下一步

【福布斯】王健林的下一步

发布时间:2017-01-05  作者:RUSSELL FLANNERY

在大多数时间里,中国第一富豪的一天都是从跑步机上开始的。十月,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在北京总部接受采访时表示,每天坚持跑步能使他保持充沛的精力。采访前夕,61岁的王健林刚刚回国。此前,他在美国停留数日,为其在青岛投资80亿美元建设的影视产业园招商。王健林说,跑步可以帮助调整时差。事实也确实如此。第二天,王健林便起程前往上海。

 繁忙的行程使王健林收获颇丰。今年上半年,万达集团的总收入比去年增加了11%,达到1,200亿元人民币;海外收入增长了78%,达到180亿元人民币。这意味着目前至少六分之一的业务来自海外。王健林的资产也随之上涨至330亿美元,蝉联福布斯中国富豪榜首富。

 去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发布后,王健林斥资35亿美元收购好莱坞的传奇电影公司,其旗下的美国上市公司AMC娱乐公司于六月斥资9.21亿英镑收购了欧洲最大院线Odeon & UCI。虽然来自中国的投资并非受人欢迎,但王健林的投资获得了热烈反响,其本人对投资对象采取任其发展的战略。AMC娱乐出品的电影《聚焦》摘得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桂冠,这使王健林的事业越发蒸蒸日上。

 而王健林在该领域的事业才刚刚起步。他表示,希望娱乐业务的收益到2020年能占万达总产值的三分之一。虽然万达在海外进行了大笔投资,但王健林对国内娱乐产业的发展也持乐观态度。他提到,中国的娱乐产业和体育产业的人均支出仅为美国的四分之一,但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普华永道的预测显示,到2017年,中国票房收入将超过美国,达到103亿美元。除了娱乐产业,王健林也在规划网络和金融产业的发展。

王健林对十月份期间AT&T对时代华纳的并购进行了评论,同时向我们展望了其每一个主要产业的未来发展。接下来我们将展现各产业的具体情况。

1. 电影院线狂飙突进

王健林相信,娱乐产业的机会,主要还是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在中国。他邀请他在好莱坞的朋友们,前往他在青岛的东方影都,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作品。这个影视拍摄基地不仅仅拥有30个摄影棚,还为好莱坞提供减免40%税收的优惠,这远高于同行能开出的条件。而且,在东方影都制作的电影,在中国上映时,还可以规避外国电影进入中国市场时经常会遇到的配额问题。

 对中国而言,增长才刚刚开始。王健林说,反观美国,无论是电影产业还是体育产业,虽然体量巨大但增势趋缓。2016年,《魔兽》的上映更是证明了这种反差。这部改编自游戏的电影,曾被寄予厚望,但在本土却仅收获了不到5,000万美元票房。按此前《好莱坞报道者》的估算,这部投入1.6亿美元的电影,收支平衡至少就在4.5亿美元左右。最后,中国观众以2.21亿美元的票房拯救了这部电影,这还不包括在中国的数字版权收入。

王健林的底气在于,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票房收入市场。今年夏天,据普华永道发布的《2016-2020年全球娱乐及媒体行业展望》,中国电影票房收入预计在明年就可以达到103亿美元,从而超越美国。尽管今年中国电影呈现回调,但仍在正常范围内,王健林说,毕竟之前已持续10年30%-40%的增长,但接下来,中国电影产业仍会持续增长。

只不过,王健林认为电影业正在发生巨大变革:影院还会存在,但无论是硬件还是服务都遇到了挑战。他希望对院线进行综合改造,提供其他服务。单纯在电影院卖爆米花的模式,肯定会被逐渐淘汰;现有的音响、座椅甚至放映设备,都在发生巨变。过去昂贵的IMAX,如今也不是完全没有被替代的可能。

在为大变局预留变革空间的基础上,按王健林给出的路线图,万达将在两大方向发力。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加快国内发展速度。前十年,万达只有2,000多块屏幕,但仅在2016年我们就将新增超过1,000块。王健林透露,将继续每年新增1,500至1,800块屏幕。而中国电影市场新增屏幕数已大幅下调,在2015年,这一数字为12,000块,王健林预计今年约为8,000块,明年则将继续下滑至6,000块。所以我们的占比将以每年超过3个点的速度增长。

另一个方向,则是在全球范围布局终端。万达的下一步是全球发行。王健林说,现在的全球发行市场,几乎都垄断在美国企业手里,而万达院线是全球第一家跨国院线企业,在一百多年的电影史上,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他补充了一句,即使有,也都是没有成功过的。

2.海外并购填补空缺

王健林的海外战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2012年收购的当时全美第二的AMC院线。万达的海外并购,主要会通过AMC实现。他说。

在相对饱和的行业里,同业并购重组,是重新获得增长动力的常见手段之一。在几个月前,AMC院线宣布收购美国另一家电影院线卡麦克(Carmike),后者是全美的第四大电影院线。合并正式完成后的AMC,一举成为全美也是全球最大的电影院线。

同年,万达还收购了美国传奇影业,在制作环节填补了空缺的一环。王健林曾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万达还将美国六大电影公司纳入并购视野,即派拉蒙、二十世纪福斯、华纳兄弟、迪士尼、环球以及索尼。

今年夏天,王健林向派拉蒙伸出橄榄枝,但最终因为后者的内部斗争而作罢。万达曾单独参与投资了派拉蒙的《忍者神龟》和《变形金刚》系列电影。据称,当时谈判已进入实质阶段。此后,万达转向与索尼影视的合作。

美国是万达的第一投资目的地。王健林说,他非常期待中美双方投资协议的签订,美国拥有多方位的投资机会,无论是娱乐业、地产业还是体育项目,在运营模式、运营水平以及制度保障上,都非常完善,值得万达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投入资金。

王健林与福布斯中国见面时,正值美国总统大选最焦灼的时刻。我还在静观其变。王健林说,还没有拜访过两位候选人中的任何一位。美国更主要的是市场化运作,政治人物掌握的资源有限。在美国办事,与中介公司与顾问公司的联系,可能比见总统还要重要一些。

就在刚收购AMC时,王健林还是外媒眼里来自东方的神秘富豪,主要从事房地产行业。如今,这个名字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其他领域的报道里,但其中仍不乏质疑声。我不把它当回事。王健林说,美国有两大政党,各有媒体支持,永远在发出两个声音。所以在这个国家投资,要习惯有赞扬也有批评。只要不涉及敏感行业,有反对声很正常。

3.对一二线地产保持信心

地产是万达赖以起家的重要资本,而王健林对万达商业格局大刀阔斧地变革,显示这位商业巨子对行业风向的把握能力。

他认为今年中国地产行业经历的一切,证明了他得出的如下判断:第一,中国是分化的市场,不是统一的市场,有的地方在发烧,有的地方还很冷;第二,风险主要集中在三四线及以下城市,一二线城市长期投资价值相对安全。

他认为,地产泡沫主要指向两大问题。第一是一二线城市虽然存在部分泡沫,但风险很小,真正有问题的是那些大量县城与小型地级市。后者不是人口流入地。第二,地产不同于股市,地产泡沫崩盘对中国的前景伤害太大。地产是实体式的,所有实业都被捆在一起。所以地产泡沫,不能像股市泡沫那样,而是需要慢慢放权。

王健林对比美国地产,称后者虽然这几年涨得也比较猛,但还算不上泡沫。在他看来,首先,美国的增长也就个位数;而且,美国总体上供应很充足,如果需求大了,就会有很多人来投资这个行业。对比中国,只有政府一个龙头在供应土地资源,他说,美国则是多渠道的。提供大量供应,就会抑制需求。所以美国现在谈不到泡沫。

4.无缝连接网络线上线下

一个月前,万达架构调整,新成立的网络科技集团,从万达金融内部分拆而来,将专注线上线下融合,打造新一代物联网模式。

万达对互联网入口渴望已久。万达旗下飞凡网智慧新生活为口号;而飞凡O2OApp则在几年前上线。王健林对上述产品寄予厚望。万达涉足网络的目的,还真不是为了实体店。王健林表示,自己是倒过来思考问题,万达希望飞凡网络所开发的产品,都能增加实体店价值,或者体验感。

万达现在正全力发展网络。这个网络不是纯线上的,而是将线上线下结合到一起,就是场景应用。王健林解释,场景应用就是通过软件,帮助线下店增加体验,增加收入。

排队是对商业价值的浪费,对生命的浪费。王健林对现存的旅游产品颇有微词,排队两小时,玩了五分钟。排队时间浪费消费者的生命,对商家而言则是无效时间。如果能做个软件,给出排队时间的提示,那消费者就不用排队,可以在乐园里走走,买杯饮料,坐下吃顿午饭。他无论如何会有消费,而不是在同一个地方站着。

但王健林不认为中国现在已经存在他提出的这种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中国现在的网络公司,纯粹都是线上,就是过去式,万达想并购也没目标,所以只能自己做。他说,但万达会开放资本。

王健林引以为傲的是自己的线下资源。现在万达发展很快,这一年,就有10万家企业加盟,速度惊人。即使这样,我估计,今年一年也会拥有7,000万或8,000万会员。

万达还没有为这些尝试找到盈利模式。这就像地段开发,前期都是要花钱的。王健林说,但他已经想到了几个变现方式:其一,提供大数据解决方案;其二,万达作为开放平台,让第三方商业中心和实体店加盟。他预计今后几年,所有的实体店都将加盟进来。这些店家对个人消费贷款的需求也会增加。除此之外,他认为,用户一多,点击量就大,广告投入也会增长。

王健林另一个频繁提及的则是金融领域。中国金融业,国有企业体量巨大,民营企业生存空间非常小。他说,万达以差异化的方式,尝试化解这种困境。

金融业本身也是传统产业,并不高科技,也并不创新,它相对于万达的娱乐、体育与旅游产业的重要性没那么大。王健林尽管这么说,但还是承认,这几个产业能互补。

如果飞凡网络能早五年发展起来,那万达就可以通过数据,准确掌握一百万个商家的现金流与个人的实际消费状况,而不是光看财务报表了。金融部门提供的服务,也会因此变得更为准确。他表示。

5.培育体育赛事品牌本土化

万达的另一枚棋子落在体育行业。去年年底,万达宣布广州设立万达体育总部,这意味着万达终于开始将其体育业务单独运营。

王健林与体育行业的交集,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足球俱乐部。在退出一段时间后,2011年万达才重返绿茵场,宣布要帮助中国足球实现复兴。中国体育产业真的在倍速增长,但到现在为止人均体育产业支出还只有美国1/50。而且,中国人口总数是美国四倍多。王健林解释重新进入体育行业时称。

但两次的区别在于,万达如今主要以收购体育赛事品牌为主。当然,万达对体育制作、转播特许权也充满兴趣。王健林说。目前,万达赞助了国际足联与国际篮联。此前,万达已经拥有了马竞俱乐部 、盈方体育以及世界铁人公司。

目前,还有很多体育赛事,尚没有开发中国市场。万达希望在收购这些赛事后,能适当移植一部分到中国。这是很大的收入增长空间。比如铁人运动,万达在收购后,仅今年就在中国举办了两轮,明年预计增长到五六轮。王健林称。铁人三项在美国拥有一个巨大的市场,万达希望将其引入中国后,也能培养起一个类似的市场。

6.将境外游客流导入万达城

今年王健林对迪士尼乐园的一句评论,让他与万达陷入舆论风波之中。本次去美国,王健林专门会见了迪士尼全球首席执行官。我向其表明,万达与迪士尼既有竞争,也有合作,双方是一种良性的关系。

竞争已在弦上,我们看好这个市场。今年9月,王健林携家带口,出席了合肥万达城的开业仪式。这是万达今年开业的第二个万达城,第一个位于南昌。万达刚进入主题乐园产业,还处于学习阶段,目前所有项目都在摸索中前行。王健林说。

但王健林不认为,万达城就是主题乐园的翻版。合肥万达城总建筑面积超90万平方米,包含一个40万平方米徽文化主题乐园,规划年接待量约2,000万人次。万达城里除了游乐项目还有配套商业及酒店等,甚至还提供演艺节目,适合休闲的水域以及慢跑区域。万达实际上正努力缔造一个度假区,而并非简单的主题乐园。他这样向记者解释两者的区别。

他对比中国旅游行业的境内外市场称,中国旅游业持续几年超过15%的增速,但每年海外消费额超过两万亿人民币。这说明国内旅游的供给产品不好,否则消费者就不会全跑海外去了。我们希望用一些好产品,把国人旅游热情激发出来,把观光变为度假,把部分海外消费导回国内。

他表示,合肥万达城是初期产品。真正代表万达水平的,应该是广州和无锡,将在2019年开业。在此之前,还有青岛和哈尔滨的万达城开业。这些万达城,每一个都不一样。

他还认为,这个模式在世界上从来没有过,中国也刚刚开始,还需要培育期,可能需要两到三年。它不像万达广场,盖了一年,就热起来了。

 

 

分享到:

上一篇: 【光明日报】他者眼中的中国英雄

下一篇: 暂无文章

返回顶部